诸暨新闻

当前位置/ 首页/ 新闻中心/诸暨新闻/ 正文

重提木柁精神 让变革为我们赢得历史机遇

  没知没觉,离败不远;居安思危,有备无患。诸位,正在开展的“重提木柁精神,再促跨越发展”大讨论,适逢其时。通过讨论,可以触动头脑,解决“知觉”问题。有知觉,才有所思。思而有备,思而有变,才能为我们赢得历史机遇。

    龟兔赛跑

    先来讲讲寓言故事。龟兔赛跑,大家都知道一个结果:兔子在终点前睡着了,被乌龟战败。这仅是第一次比赛。择日再战,兔子改变托大、慵懒的作风,一鼓作气,直达终点,大获全胜。但事情还没完。没过多久,乌龟向兔子挑战。兔子欣然接受,说道:“小样,用尾巴想想好了,你如何赢我”。龟兔大战第三波开始,兔子抖擞精神,奋力向前,气喘吁吁来到终点,可定睛一看,乌龟已等候多时。原来,乌龟是乘奔驰车到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著名的龟兔第三次赛跑,它作为借助外力的经典,写进项目管理学的教材中。这里不讲项目管理,只讲比赛。第一次,“纯属意外”,是作风问题。第二次,兔子作出改变,赢。第三次,乌龟合理利用规则,胜。由此,新版龟兔赛跑有了新寓意:在激烈的竞争中,一成不变,往往失败;唯有变革,方成赢家。

    以龟兔赛跑来比喻城市间的竞争,或许并不确切,但诸暨的发展正需要变革。

    大树危机

    看看现状,“内忧外患”。危言耸听、杞人忧天吗?妄自菲薄、自暴自弃吗?不是。不争的事实是:周边城市如大树参天,已成气候,是谓“外患”;我们自身存在问题不少,影响发展,是谓“内忧”。

    本次大讨论,源于“一名普通创业者”的来信。这位创业者不“普通”,他感觉到了“大树危机”。杭州本是大树,只不过更加枝繁叶茂;绍兴将成大树,撤县市设区,规模大增。义乌能成大树,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绝对优势不言而喻。我们诸暨处在哪里?中间,三树中间。从前,有句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。乘凉很悠闲,喝喝茶,谈谈天,然后坐吃山空,最后喝西北风。有种自然现象,大树底下不长草;即使长,这草也长得嫩芽芽,软弱无力,弱不禁风。因为缺少阳光雨露的滋润啊。

    换一种说法。万有引力定律告诉我们,物体之间相互吸引,质量越大,引力越大;距离越短,引力越强。纯物体的城市,相对地球引力,其相互作用力当然微乎其微。但是,作为综合体的城市,其质量的大小,以城市能级为计量单位,相互之间的引力,似乎可以套用万有引力定律,只不过我们尚无法精确测量其数值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城市能级越大,引力越大;城市之间距离越近,引力越强。城市能级的大小,基础是体量,包括人口和面积等;关键是质量,包括基础条件、商务设施、研发能力、专业服务、政府服务和开放程度等。义乌体量并不大,但密实度高,质量不可小觑。城市经济具有“虹吸效应”。虹吸吸什么?吸人才,吸资金,吸各种要素。虹吸是单向的,无回报的。过去,还有句话说“接受大城市的辐射”。在某个发展阶段,接受辐射很有必要,利大于弊。但总的来说,接受辐射,很大意义上是做附庸,是承接落后产能。长期接受辐射,很伤肌体啊。

    “外患”固然可怕,但怕了也没用,要来总要来的。关键是做好自己。可我们做好了吗?说客观一点,还不够好。之所以不够好,一方面是因为难做。在“深水区”作业,当然难。另一方面,是因为人。在我们的党员干部中,有麻木不仁者,不识大势;有夜郎自大者,不思进取;有画地为牢者,不顾大局;有明哲保身者,不敢担当。按通常的说法,这样的人是“极少数”,但也足以影响我们的事业,阻碍我们的发展。关于“内忧”,点到为止,大家自己思量。

    头脑风暴

    形势逼人,迫得我们求变。变革,首要的是变头脑。诸暨人脑筋活络,聪明得猛,敢闯敢冒,个性使然,说明我们富有以变求进的基因。以变求进,诸暨有了现在的经济规模,有了今天的社会成就。然而,没有一劳永逸的改革。每一次变革,似乎都有一个“生理周期”,从诞生到发展,然后衰退。要想动力绵绵,必须环环相扣,与时俱进,不断改革。本次大讨论,就是要刮刮头脑风暴,转转思想观念,理理发展思路,增强危机意识、竞争意识、长远意识、发展意识、创新意识、担当意识、公道意识、法制意识,在力竭而衰之前提真气,在落伍掉队之前再聚力。

    大势所趋,要求我们求变。刚刚结束的十八届三中全会,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部署。重大历史机遇,必须牢牢抓住。否则,就对不起自己,对不起后人,对不起历史。每一个部门,每一个镇乡,每一个党员干部,脑子里都要盘一盘,我们该怎么看、怎么办、怎么改。

    刮头脑风暴时,顺便讲一讲两个小问题。一是榜单问题。最有影响力的榜单,当属“综合实力百强县”。后来有了“最具魅力”、“最具潜力”之类的排名。诸暨排位一向较高,好像有次排进全国三甲。排位高,固然可喜,但也不要忘乎所以。如何排名,自有他们的道理,不是存心忽悠你,但自己几斤几两要清楚。否则,很容易像兔子一样睡大觉。再说,排名对象也在变,有些佼佼者升级了、跳槽了,你还在幼儿班里称大王,不太有意思。再还有,市场经济条件下,城市之间的竞争,并不对称,不是古代战争,将对将、兵对兵,按级别来。二是数字问题。经济指标,当然是城市综合实力的重要方面。国内生产总值、财政收入,既要看总量,更要看人均数。诸暨近120万人,国内生产总值、财政收入总量看起来很大,但一“人均”,就有限了。声明一下,说这两个问题,绝对没有否定成绩、抹黑诸暨的意思。

    回到龟兔赛跑。乌龟可以乘奔驰车到终点,我们为什么不可以?只要有利于诸暨发展,只要合法合规合乎道德,什么都可以试,什么都可以做。大胆尝试,敢闯敢冒,本是“木柁精神”的精华。这精华,不能在我们这一代忘了,不能在关键时候丢了。
 
摘自:诸暨日报